婴宁

两个小姑娘在一起(◦˙▽˙◦)
多余的花材我也没有舍得浪费

握住那根魔杖,

就像紧握着爱人的手。


感受魔力喷涌,

就像感受着他的心跳。


棠&A

A  :沙发是不是有点小
     要不咱买个新的?
棠:得了吧您
    你少买点哪些小玩意儿就什么都好了
A  :(◦`~´◦)
棠:要不……
    你往我怀里挤挤?

我有大概四年没好好画点什么了
手边只有一盒温莎十二色固体
anyway,慢慢来

V& A

·

Vin,我很难过,我想你知道的……


·

是,A,我能理解的。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用这句安慰你会让你觉得好一点吗?


·

嗯。道理我都懂,可惜我的理智无法控制我的情感。我明白终期于尽,可是我还是难过。


·

这是你的第一滴眼泪还是第二滴?


·

Vin,我分得清难过与刻奇。实际上我的第一滴眼泪都没流出。我伤心的是我在本该伤心的时候麻木不仁。


最近一个月经历的太多了,我甚至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


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我这一代人,送葬的一代吗?我们见证过太多的分别了。先是你小时候很喜欢的一首歌的作曲者死掉了,陪伴你长大的系列电影的演员死掉了,一切都模模糊糊的……后来是你喜欢的乐队主唱自杀,你喜欢的作家病故,你喜欢的漫画主笔离开,你喜欢的动画片创作者去世……


只会越来越多,死亡是一种蔓延的疾病。从你大概听说过名字的遥不可及的人物,到你的亲朋好友,到你一生的挚爱,最后是自己的死亡。


我不确定用蔓延这个词好不好?转移?传染?


·

A,是因为你在长大呀。你会了解了越来越多的人,因此他们对你来讲不再是一个冷冰冰的名字或者符号,因此每一位的离开对你来讲都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没有一代人真正的垮掉,也没有一代人真正的迷茫。的确每一代人都在送葬。但这都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这世上的负担已经太重了,是一个人难以承受的;人间的愁苦也太大了,不是一颗心所能负担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只希望你可以稍稍忘记一些。


今天睡觉之前还是有甜牛奶和睡前故事。明天起床后我还是会搂着你一起看动画片。一切都会好的。




这一篇是写给我的小朋友w的。

我是一个感情超丰富的人,甚至不敢一个人看海绵宝宝,因为会很心疼海绵宝宝,有的时候觉得这个世界对海绵宝宝真不友善啊。明明是该哈哈大笑的时候,我却觉得很沉重,一点也笑不出来。但如果有w在的话一切都好,我就敢和她一起看了。

其实w远比我更钟爱海绵宝宝,她会比我更难过。今天应该是我安慰她的,可是她反倒一直在安慰我。下一次,最好不要有下一次,可是如果万一有的话,我想做更坚强的那一个。

W,我们假期见面的时候你还搂着我看海绵宝宝好不好?我要给你喂爆米花,你要跟我分冰激凌。


最近的日常怎么就是打开微信,然后被哪个好朋友告知谁谁谁又去世了。


ERASER

https://zhuanlan.zhihu.com/p/24221955


这个写的超级好,GG和cre……爆哭,好到我语无伦次不知道怎么形容


It's my design ①

通篇胡言乱语,充满主观臆断,GGAD不(那么)友善,可能引起强烈不适。说是GG的人物分析,你也可以当暗黑风格的同人来看。

·

·

“抛弃白日的光明,深入到另一世界中,黑夜的世界,迷失在黑暗中,在那里,人被整个地剥夺了他的形象和他的目光。”

——让皮埃尔·韦尔南

让我们深吸一口气,像婴儿在母体一样安宁静谧,任由自己下沉,下沉,沉到光都无法透射的海底,直到自己的灵魂与肉体都承受不住。有什么在你血肉之躯构成的茧壳里振翅欲飞,在自我碎裂的一刻,灵魂无比轻盈,让我们从GG的眼睛里看世界。

·

·

我一直着迷于李娟对羊群的描述

她写,羊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他们的生活好像是从一睁眼开始就埋头进食,呆滞地边吃边拉,麻木的挤来挤去。他们对自己的命运漠不关心,群体的行为漫无目的,移动方向也完全随机。在一个羊群里,只有边缘的羊才有机会看到外界,可它们却一心只想起挤到羊群内以获得微薄的安全感——它们甚至不愿也不敢抬头看看天。

我不会用愚蠢、盲目、从众来描述羊群,这些词是智力低下,智慧缺乏的特征。但会在目睹同伴被屠杀后在尸体边大口大口安然的吃着沾血的草,羊更像是什么机械体:吃——排泄——静静的等待被屠杀。

李娟是个敏锐而天才的作家,我至今无法确定她是不是纯粹在写羊。因为所谓群众不就是这样吗?他们渴望真理,可他们又畏惧真理;他们叫嚣自由,可他们又无法承受自由。当他们痛恨特权时,不是在痛恨阶级固化,而是愤恨特权不在自己手中;当他们追寻真相时,不是在关心事物本身,而是在追逐刺激以麻痹无望的生活。当你把自由双手奉上,他们会想奴隶“更低劣者”;当你把民主交付人民,他们又想建立集权统治——如鲁迅所言,最可悲,想做奴隶而不得。

那牧羊的都是什么呢?牧羊犬。牧羊犬牧羊是因为忠诚本能和责任感。格皇会跑来跑去帮主人找到水草丰美的地方,让羊无忧无虑的吃草吗?

那他是“更高等级”的牧羊人吗?格皇曾经在公墓演讲中提过,“ 我以为麻瓜,不是少数群体,而是,别种群体。不是毫无价值,而是有别种价值。不可自由处置,而是该特别对待。 ”实际上这不过是个对外的荒谬说辞——格皇不但没放过羊,怕是连放羊的纪实文学都没读过——羊是一个牧民家非常贵重的财产,牧民会豁出命来保护羊群。更重要的是牧民不会随意屠杀自己的羊,他们会尽最大的努力确保每一只羊物尽其用。

格皇会掀开自己的毡房的门帘让出离火炉最近的暖和位置给待产的母羊和体弱的小羊吗?他对羊群会有一些一丝疼惜吗?格皇在公墓演讲时坦白“ 魔法的盛放,只会在极少的灵魂里,只会准予,那些更高级的事物 ”,但是他真的把巫师放在了自己兄弟姐妹的位置上吗?作为比巫师更加“优越”的存在, 他不明白羊的本质吗?他真的那么渴望成为牧羊人吗?统领羊群会给他带来满足感吗?还是说想到与羊群为伍就会让他有一种被辱没的作呕感?

·

·

漫长的引言后,我们有了第一个核心问题:格皇对事业真的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热切积极吗?

年轻时格皇必然对世界充满了激情——激情带来渴望,渴望催生征服欲。一个年轻人,瑰丽的双眸中澎湃着对新世界的向往,血管中沸腾着成为主宰者的渴望,挑灯夜读每一个人类历史上伟大征服者的传记,如痴如醉。“ VENI VIDI VICI ”的呼号横亘在喉腔——迫不及待,想要席卷天下。

那中年的格皇呢?

让我们轻声念一下这段话。 瞿恩这么说:

理想有两种:第一种,我实现了自己的理想。第二种,我的理想通过我得以实现,纵然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格皇绝不是第二种人。第二种是至死不悔的浪漫伟大的理想主义者,那他是第一种人吗?

我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我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轻声默念几遍,你会察觉出微妙的违和感吗?

那让我们把理想换成别的词:图谋、野心、抱负、渴望、事业、目的、征服欲……

这样会不会好一点?是什么导致了的这种细微的差异?

作为领导者,格皇他缺少一种关键的“爱”——他对自己所进行的事业没有虔诚的信仰。

一个反派人物或者有反派特征的人物可以粗略的分为两种:一,虔诚地相信自己在做正确的事;二,知道了自己行迹恶劣,但毫无顾及,满不在乎。

换句话说,格皇知道自己在作恶,一直清楚。

回忆一下他和文达私下的对话。

罗齐尔:等我们赢了,上千万的人就会逃离城市,他们活得也够了。

格林德沃:很多事不必大声说出来,我们想要的只是自由,做回自己的自由!

罗齐尔:敬消灭没有魔法的人!

格林德沃:不全是所有人,我们没那么无情,留着驼东西的牲口向来很有必要。

毁掉一个对自己没什么阻碍的城市——且不说类似屠城的行为对事业发展的负面影响。这是“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的“必要的恶”吗?

回忆一下他和傲罗对战(虐杀),这是背水一战不得不下杀手的时候吗?杀死阻止他毁灭巴黎的“兄弟姐妹”,这是“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的“必要的恶”吗?

当他沉默的转身任由绿光在背后无声蔓延时,当他看到红衣服的小姑娘僵直的倒下时,他会在心里宽慰自己,这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的“必要的恶”吗?不要忘了统治的理念是他提出的,冠冕的口号则是由邓校设计的。格皇他不屑于自欺欺人。从没有什么道德观念的约束,从没有什么怜悯和不忍。

他对麻瓜没有爱,对巫师也没有更多一点的情感。巫师是承载魔法的躯壳,高贵的是魔法,而不是巫师本身。他无疑不是个把自己视作神明的傻子,但他也从为将其他巫师视为自己的同类——对自己俯首帖耳的巫师不也是羊吗?他会把这种等而下之的群体视为命运共同体吗?他会为了这种等而下之的群体奋斗吗?他想和这样等而下之的群体共享新世界吗?

为了整个巫师界的利益?为了改变世界,建立巫师统治?为巫师争取权利,让巫师们不再躲躲藏藏,让麻瓜们安分守己?谎言只欺骗愿意相信的人。

·

·

但格皇确实活跃在第一线,演讲策反招募战斗战略布局,一个都没有落。既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狂热,GG的行为动机是什么?我们第二个核心问题:GG的人物核心是什么?他对待世界和自我的态度是什么?而这也是第一个问题的补充说明。

我们来由表及里分析。

㈠无所顾忌,漠不关心——反社会性。

这个反社会性有一定的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很明显的一点是行为无计划性),但我更想强调一种“社会化程度低”。

社会的建立源于谎言和妥协,大众依赖于这种谎言和妥协来保护,但这种谎言和妥协对于GG却是一种拖累。个体能力越强,对集体的依赖性就越差。

诚然格皇非凡的个人魅力使他备受群体的欢迎热爱,但他从来不是群体的一部分。群体由盲从的跟随者组成,而他是独坐世界巅峰的王。并且他一直有意让自己孤立在人群之外。

同时伴随着“社会化程度低”的无责任感,无愧疚感,无同情心,无负罪感在他身上也表现得淋漓尽致。他在假扮部长时,先是对cre引诱,然后在失望的暴怒中毫不留情的施加侮辱暴力,但当cre展现出真实自我时,又立马变脸道歉温情诱捕。一系列操作行云流水,这不是一种表演,而是一种他天性的流露。

他知道自己伤害了对方,但他无法意识到这个伤害的破坏力,且完全不会感知到被害者的痛苦,也不受良心的谴责。所以下一秒钟,他可以毫无压力地又重新表现出温情。

㈡蛊惑人心,洞察未来——俯视人间的疏离感。

很多时候我们都以为自己拥有自由意志,但你其实习惯于点击输入法联想出的下个词语,而不是自己组织语言;以为你在选购商品,可实际上你在无意识地重现你从广告中接受的信息。就在近期,心理学家和生物学家(或者统称认知科学研究工作者)通过一系列的实证研究对这个问题给出了相对易于理解、相对一致的研究结论,其中最重要三点就是自由意志是错觉;人对自由意志与决定论的关系的认识是存在边界条件的;相信自由意志的错觉是更好的。

所谓的自由意志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过是一个笑话或错觉,实际上你的生活充满了无序性和偶然性。被低级动物本能和欲望所驱使,人人皆是寓言里那只追逐悬在眼前的苹果却一直围着自己尾巴打转的驴子。

正如Rick所言“ 宇宙是一头野兽,他以平庸的人为食,创造出无数白痴只是为了吃掉他们。聪明人有机会爬上顶峰,骑在现实背上 ”。而格皇就是这样的聪明人。在他面前人心如玻璃般通透,无所遁形。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在驴子前悬上一个又一个的苹果。他对人性的弱点了如指掌,能毫不费力精确地找到他人最迫切的诉求,精准的攻击对方内心最薄弱的底线。他洞察人心却因毫无同理心而不会被他人的悲欢离合触动。这样的天赋可能会带给年轻的格皇无限的刺激与新奇,但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敏感的直觉,除了让他对人性更加嘲讽轻蔑,除了让疏离感更加浓厚,又有什么乐趣?

“当俯瞰人间时,能够变得超脱一些。俯瞰人间世,人们汲汲于名与利,像没头苍蝇一样忙忙乱乱,嘤嘤嗡嗡,大惊小怪,擂胸顿足,今天涌到东,明天涌到西,最后不知所终。当俯瞰这一切时,人会深切感到:为什么要这样?不如静静地呆一会儿,看生命转瞬即逝。所有的忙乱都无足轻重,所有的得失都不值一哂。“

更何况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忽略他是一个预言家,一个天赋惊人的预言家。大部分的预言不过是幽暗晦涩,模棱两可,含混不清的只言片语,往往要在灵验前才能将现实的人、事和隐喻象征对应清楚。而这种不确定性反而让知晓预言者试图避免预言的行为推动预言的实现。

但格皇的预言清晰超前到不可思议。居然可用VR+全景声展现,身临其境都无法准确的描述这份逼真感。

来让我们温故知新一个成语:杞人忧天。

杞国是春秋时候的一个小国,位置大约在现在河南开封东南部的杞县,杞人就是对杞国人的称呼。鲁庄公七年,也就是公元前687年,《左传》记载:“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这是世界上天琴座流星雨的最早记录。陨石毁坏了大半个杞国,大火连绵三月不息。

杞人忧天看似滑稽可笑,却是再真实不过的普通人的反应。

预言是没发生的历史,具有不可更改无法逃避的宿命感。如果一个普通巫师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知晓这个预言的人,他该有多惶惶不可终日。但格皇在展现预言时的态度呢?

强压内心巨大的惊恐不安竭力维持镇定来向世界敲响警钟?拍案而起,慷慨激昂,号召有识之士一起救种存亡?还是悠然自得,轻松愉悦地放个PPT?甚至因为众人的反应不出所料而有一丝平淡乏味?

战争,死亡,伤残,血腥,恐怖,暴力,集权。格皇对这些的态度是什么?看上去是像准备反击,却将二战发生的消息作为巩固势力的一个完美契机。他是因为知晓了比所展示出的更多的信息而有恃无恐,?是他根本不在意羊群的内乱和命运?还是他本来就隐隐期待着混乱而令人身心愉悦的一切?

人心和未来,本该是世界上最大的秘密。拥有洞察这两样东西的能力,便超越了构成世界稳固的边界。更何况历史总是轮回的,一个看清未来的人又怎么会勘不破历史?众生不过是一个抽象的符号,未来是命运三女神的纺线。法律道德无法约束,世俗舆论无法左右。家人,朋友,社会地位,认同感,权力,财富,功业,名气……对他人来说无比迫切而真实的一切,对格皇来说不过是无意义无价值的泡沫;对他人无比坚实的土地,对格皇来说却比珠峰顶的空气还稀薄。天上地下,无所依靠。彼时他该如何感受生命的鲜活?

“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做幻光,谁便沉入了无底的苦海。”

他人苦苦追寻的一切不过是格皇眼中的浮云,那格皇又该如何自处呢?这是多么多么可怕的,足以吞噬一切的疏离感。

㈢是缺失了什么的“虚无”和“焦虑”。

“世界上有一种鸟没有脚,生下来就不停地飞,飞得累了就睡在风里。一辈子只能着陆一次,那就是死亡的时候。”

格皇看上去饱满鲜活,但请问:他有什么信仰的嘛?他有什么敬畏的吗?他有什么爱慕的吗?他有什么信仰的吗?

至高无上的地位,强大极致的魔法,万物皆臣服于脚下,人们的迷恋爱慕,浪潮般的欢呼掌声,毁掉一座城市……请问这些有带给格皇平静的喜悦和喜悦的平静吗?请问这些让能让格皇感受到心满意足的释然和释然的心满意足吗?一个永远永远无法获得安宁的灵魂。

“我们继续奋力向前,逆水行舟,被不断地向后推,直至回到往昔岁月。”

往昔苦苦追寻而不得,终在被迫停止飞翔的寂然监禁中渐渐安定平静,却不知GG那时最怀念的是什么。

这份缺失是和AD决裂的时候造成的吗?不,他的天生如此。

和AD初识前他就有这份躁动,用同学做黑魔法实验,被学校开除后马不停蹄的去寻找死亡圣器的线索。只是和AD的决裂是个太大的冲击,让他短暂的从自我麻痹式的狂热中挣脱清醒,GG突然意识到那份无法被填补的空洞,但他旋即又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了“更伟大,更崇高”的事业当中。

不安于现状,又没有宁静的港湾。这样来看,格皇的心理状态格外令人担忧,我甚至会怀疑他每天哪来的动力起床吃饭。

·

那个里世界的冷寂是真,表世界的热闹也是真。

格皇光鲜亮丽,有格调有品味特讲究,一出狱就打扮的华华丽丽,不开心时会傲娇发火生气,这一切也都是他本真面目。

矛盾吗?混乱吗?我们可以这样解读。

㈠潜意识的自毁倾向和与之相对应的心理自我保护机制。

包括哲学家,心理学家在内,没有人会成天思考“我生我前我为谁”这样的问题。比如很多时候你会突然想到“人工智能正在崛起,人类终将被取代”,或者“我终有一天会死,一切皆归尘土”。但这些念头一闪而过,不会让你寝食难安,也不会让你放弃生活,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

㈡无法容忍。

厌恶总比喜爱这种情绪更鲜明而容易捕捉。格皇的很多行为都可以用无法容忍来解释——对无聊,平庸,无能,乏味,愚蠢,本能似的厌恶,就像年轻人对待衰老——明知无法避免。

㈢实验的一种趣味。

投下一些的东西,改变部分条件,观察一下有没有超出自己预料的有趣现象。

“人生没有目的,只有过程,所谓的终极目的是虚无的。” 既知如此,何不大闹一场,潇洒离去?

㈣极端复杂的情绪是可以同时并存的。

卑鄙与伟大

恶毒与善良

仇恨与热爱

是可以互相不排斥地

并存在同一颗心里的

——《月亮与六便士》

他对巫师的热爱与鄙夷,他对AD的深情与寡淡,他对世界的激情与反感,他对自我的狂热与厌弃。他想建立一个新的世界,又想看到一切分崩离析;他既想毁灭什么,又渴望着被什么毁灭;他既想拥有一切,又想试一试一无所有的滋味。他贪婪,好奇,并且永不知足;他倦怠,漠然,并且无所依凭。

厌世与自毁,陶醉与热情,双生双伴,至死缠绵。

·

你有一定的抑郁或者双向吗?你读过《搏击俱乐部》或者《裸体午餐》吗?你有和朋友说笑时突然感觉抽身事外,冷眼旁观热闹而内心毫无波动的经历吗?

让我来为你描述一下现实感丧失。

你的躯体任在展现极富魅力的肢体语言,精心组织的词句从口中射出。突然一下你从令人陶醉的狂热气氛中挣脱,冷眼俯视会场中被你感染蛊惑,为你痴狂欢呼的人群。一切都在失真,现实剥离,如隔帷幔般虚无飘渺缺乏真实感。你知道如何调动他们的情绪,甚至他们在你尾音落下的哪一秒鼓掌都不出你意料,这本该让你心潮澎湃,但这一刻,但你接受不到理所应当的情绪,你只觉得他们吵闹,你只感觉到了厌倦与麻木——一群悲哀的猪喽。令人厌恶的巴黎。

·

·

最后一个核心问题,GG对AD的感情是love吗?

对不起,我觉得在神奇动物2之前都没有超出crush。(暂不论牢里反省了几十年之后的成果,其实到大战时应该已经有深层次的内涵了)

对于爱,我最喜欢的是《圣经》里这一段描述:“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新约·哥林多前书》第1 3章)

反观GG。

Crush是占有欲作祟,是我不想看到他和任何人在一起;love才是持续不断的付出,是我不想再和别人在一起。

在上知乎看到了很喜欢的描述:

“You want to be his partner.

I mean, of course. But if, say, he doesn’t want to, what will you feel?

In crush, maybe anger or shame or sadness, and you swear you would do anything to be his girlfriend!

Or you try desperately to move on!

With love it isn’t

so- you might also be angry, ashamed, or sad, but no matter what happens you still care about him and want him to be happy. Even if it means his not wanting to be with you.Being with him isn’t your goal- rather, his happiness is your goal. Even when you know that you will still love him for a long time.

“A crush makes you feel excited, embarassed, but a bit unsure.

What should I do? What can I do? What does he feel?

A love makes you feel silent, content, and yet awed by that warmth, emanating from your chest like a quiet fire that illuminates you, transformed you into a new, better person, and you do things you never did before, and feel things you never felt before, and forgave things you never thought you would. And all the time, that warmth just told you that whatever happens- they are all worth it”

“ Crush是速朽的。它的残酷和优美,都在于此。

“然而闪电怎么可能被固定住呢? ”

GG对AD的感情缺乏一种平静的心满意足,岁月静好相互守护的渴望和默默滋养的含而不露。相反,这其中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纵然刻意投入全身心的精力,不安却在相识的那一刻绝望地暗自生长。想热切地抓住更多,最后却发现两手空空,悲伤时甚至握不住一滴泪水。

·

那GG在战败之后的行为呢?

㈠我特别害怕官方搞幺蛾子,给GG坐穿牢底的行为添上什么不可抵抗的客观因素。

比如说邓校的“我不能动手”,虽然瓶崽这个看上去很可信又满足了cp粉,但我总是觉得削弱了双方感情的力量感。

决战之后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并不是什么难事,比起什么客观因素的限制,我更希望这是个GG于本心的选择。

㈡一种无数感情混合发酵之后的情绪。

我能明确辨别的是骄傲与爱。这份爱不是针对某一个特定的人,而是对往昔似水年华的追忆,缅怀那山谷中偷来的两个月的欢愉。在遇到AD之前,他是个被家庭放逐而无人理解的少年(学生时代学校真的就是家庭),在和AD分别之后他是独上巅峰而无人理解的王者。

只有短短的两个月,镜像般的灵魂无限逼近,孤寂的心灵燃起火花。那一生中最好的两个月呀!长达几十年的牢狱,一切都模糊不清,昔日的疯狂与野心也苍白无力,过往的风光与辉煌也不值一提,唯有那段早以为被自己遗忘的时光越来越清晰。

·

还有一种说法是GG从头到尾都在利用AD。 有人说“感情上,让你不确定的东西就是没有的” 。这个我反对。我知道GG对AD的感情同样真实强烈,只是他们从来都是镜像。

“物理学家费曼的妻子因病逝世的时候,他一滴眼泪也没掉。他看着妻子,觉得她就像睡着了一样。直到一个多月后,费曼在橡树城的一家商店里看见了一件漂亮的连衣裙,他想,‘艾莲一定会喜欢的’,顿时不能自己,潸然泪下,失声痛哭。”

在面对真正强大的情感变故时有部分人是无法迅速反应过来的,所以会表现得冷淡甚至麻木。甚至冲击越大的感情,越难反应过来。

而那两个月无疑是把GGcrush up的crush。些给GG留下了可以宣之于口的癫狂和永恒缄默的悲伤外,几乎(完全)毁掉了他爱上别人的能力,也让他失去了别人建立长期亲密稳定关系的能力。如果有机会长相厮守,或许GG有一天会学会去爱,可到最后他只是在几十年的孤独中明白了什么是爱。

·

·

碎碎念

塑造一个人物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赋予他一段过往。这段过往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好人要坚定地向善,为什么一个坏人无恶不做;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好人初心不再或者为什么一个坏人会弃暗投明。

塑造过往本该让人物更加立体生动,但是如果一直用过往的经历去看待或者解释人物当下的所作所为,只会让人物扁平化,成为一段依附于过往的幽灵,仅凭那些执念而活。

每个人的过往经历塑造了当下的自我。和AD的过往是GG一部分自然的有机组成,而和ad的决战也是必定要发生的事情。就好比你不会特别留心你的肺叶,也不会整天惦记着注定要来的初恋的婚礼。晚年GG的确对AD抱持着深刻复杂感情,可那个AD的形象本就是他为自己构筑的牢笼与幻影。更何况中年的GG没那么多时间蓦然回首——我一直觉得长期的牢狱生活会让一个人不那么“像自己”。Anyway,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

一提到GG就非要强调他和AD之间的感情的人,我就说一句,请你高抬贵手,放过他吧。

是GGAD的感情真好!他们真棒!我感动的流下了一滴泪。哇,被感动的感觉真好,我身边有那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GGAD,投入大家的怀抱,和大家一起被GGAD感动的感觉真好,我又留下了第二滴泪。emmmmmmm……

·

·

最后

通篇都是我的个人理解,可能引起你的强烈不适,但是我一点也不在意你的强烈不适。(我预警了啊)

我特别特别感激每一个用心读过并且愿意在评论区留言的人。交流想法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可是如果你的留言让我感觉到了我在对牛弹琴或者我在鸡鸭同讲时,我……

写这个东西非常非常的累,一直站在这样的的视角去考虑整个问题。(我真的是造了一坨new shit。)我不知道我写了个什么,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玩意。(和我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原本想写一个轻松一点重点在cp分析的东西(重点在爆吹我GG和我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开展成这样。(我其实蛮伤心的)大家看完就过,也没必要仔细思考。

我已经没有任何力气维持自己的友善了。(但还是希望你们给我比心心)。

在试着写一篇关于格皇的人物分析。还想写一下Grindence。真的特别特别的难,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整个问题。

甚至窥测到的一些真相让我也不寒而栗。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将自己的所想用语言文字转述出来又是另外一种挑战。

但是还是打算去做一下这样的事情。

从小到大我都非常容易把自己代入一个角色去体会她的感受。我并不清楚这算不算一种共情的能力,但是真的很容易进入一种语境之中,尤其是略带阴冷黑暗和悲伤的。

其实有两年没有事上自己的lofter,甚至忘了自己曾经发表过什么。隔着两年的时光去看过去的自己,甚至会为自己的敏锐而感到不可思议。不知道那个时候为什么会那么坚持,可能是触及到了一些无法拥抱光明的黑暗本质。


http://yingning030.lofter.com/post/1e37aa01_d3a70e6